余积勇 / Yu Jiyong

More

余积勇,朋友们都叫我大愚,一个玩泥巴的人。孩提时期,当我坐在土堆上倒腾尿湿的泥巴时,泥巴感觉已深深地融入我的潜意识;少年时期,当我赤脚走在泥泞的小路上,看着泥巴在脚趾间奋力挤出时,泥巴的魅力和可塑性已激起我无限奇思妙想;大学时期,当我站在美院雕塑系门口时,听到路过的工艺系两位女生的对话“这是什么系?”“泥巴系……”如此轻蔑的话语已极大地震撼了我的灵魂,也从此影响了我的一生。我在体制里玩了二十年,又在体制外玩了二十年,还想再玩二十年……请多多关照!

Powered by CloudDream